本文地址:http://www.ruxxon.com/guoji/22653.html
文章摘要:蒙古族春祭 ,潜心涤虑求求引鬼上门,网架软玉温香沙尔。

  查干苏鲁克,是蒙古语,意为“洁白的畜群”。关于查干苏鲁克大典的来历,在鄂尔多斯有几种传说。一种是:成吉思汗刚到五十大寿之时,忽染贵恙,两月后方愈,遂谓从此了结八十一天的凶兆,便在三月二十一这天,拉起万群牲畜的练绳,用九十九匹白母马之乳,向九十九天祭洒,并将“溜圆白骏”涂沫成圣,谓之玉皇大帝的神马;另一种传说是:成吉思汗五十岁那年春天,碰上罕见的荒年旱月,成吉思汗认为春三月主凶,是个凶月,必须使之逢凶化吉,于是就用九十九匹白母马之乳,向苍天祭洒。将一匹白马用白缎披挂,使之成圣,作为“洁白的畜群”的象征加以供奉。以后每年举行这一仪式,便称之为“查干苏鲁克”祭典。在元代所著的《十福经典白史》中也明确地记载,“成吉思汗系母马九十九匹,洒祭鲜奶”。史书《水晶珠》中也写道:“成吉思汗五十岁之辛未年,属于客鲁连河畔之时,用宝马之初乳,向无上苍天献祭,并将此事好生定为法令,降旨蒙古全国而行之”。

  据史料记载,成吉思汗以前他的祖先就用母马之乳洒祭苍天。成吉思汗于1211年,在客鲁伦河畔举行过查干苏鲁克大典。查干苏鲁克大典,是因为挤洒九十九匹白母马鲜奶而得此名。这一大典,也称“鲜奶祭”仪式。查干苏鲁克大典,是以萨满教的习俗继古老的祭天、祭祖仪式而延续下来的庆典、祭祀活动。庆典、祭祀活动意在祈求苍天和祖宗保佑人畜兴旺,大地平安。

  大典概况

  查干苏鲁克大典,农历每年三月十七至二十四日举行,其二十一日为主祭日,前后历时八天,是成吉思汗祭奠中最隆重的一次。在大典期间,分布在鄂尔多斯各旗的八白宫集聚大伊金霍洛,参加大典。这也是八白宫分散到各地之后,每年集聚一次的盛大祭祀活动。这一庆典式的祭祀活动,具有多种礼仪和仪式,伊克昭盟盟长、济农及各旗札萨克都要前来参加,各地的群众来的最多,持续时间又长,是蒙古民族一年一度的盛大的祭典大会。关于参加大典的官员,北元时期规定,“圣主四时大典的祭祀中,可汗带十个朋友,济农带六个朋友,洪台吉带两个朋友,其他台吉们各带一个朋友前来祭拜”。

  1816年(嘉庆二十一年)的公文中记载,给鄂尔多斯各旗摊派的祭品为:“圣主查干苏鲁克宴礼上,七旗敬献的酸奶、酒一百五十尊,祭天的溜圆白骏一匹,由济农敬献三尊酸奶,三斗糜子,九只全羊”。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达尔扈特亚门特给济农的书信中称:“济农方面应敬献的祭品为:查干苏鲁克祭奠上敬献全马(母马)一匹,全羊八只,给溜圆白骏敬献白绸穗二十七只,熟黄糜一斗”。

  查干苏鲁克大典中所举行的各种祭祀仪式包括:八白宫聚集仪式,嘎日利祭,祭天仪式、金殿大祭、巴图吉勒祭,招福仪式等等。这些仪式分几日进行。在大典期间,八白宫聚集的巴音昌霍格草滩蒙古包、帐篷林立,人山人海,人欢马叫,呈现一派热烈、壮观景象。

  查干苏鲁克大典,不仅是成吉思汗祭祀活动,而且是一次群众大集会,也是大规模的集市贸易活动。在大典期间从各地来很多商人,铺开摊子做买卖。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查干苏鲁克大典期间举行全盟盛大的那达慕大会,进行赛马、摔跤、射箭、文艺演出等各项活动,使大会更加隆重、热烈。

  八白宫聚集

  在查干苏鲁克大典期间,八白宫聚集在祭祀营地,称为“出游吉格”。“吉格”,原意是蒙古可汗、济农宫室坐落的地方,或是祭奠旗幡徽号的祭坛。

  在大伊金霍洛巴音昌霍格河东岸的草滩上,有三个地方分别被称为“上吉格”、“中吉格”、“下吉格”。“下吉格”也称“大吉格”。三个“吉格”分布在三四里长的草滩上。其“上吉格”象征着哈拉哈(喀尔喀)的成吉思图山东北的劳亥浩舒,“中吉格”象征着塔尔刚嘎以北的客鲁伦河畔,“下吉格”象征着宝日陶亥的鄂尔多斯。这三个地方,历史上曾经是轮流供奉八白宫的地方。其中鄂尔多斯为“大吉格”,是主持祭祀者所在地方。据说,每过八十一年,八白宫要聚集一次,依次循环。为了纪念这种出游祭祀仪式,在巴音昌霍格草滩三个“吉格”上,每三年轮换一次“吉格”,在三个“吉格”上轮流聚集祭祀。

  查干苏鲁克大典,从三月初十开始做准备。为了使分布于鄂尔多斯各地的八白宫按时运到“吉格”,达尔扈特的十八个贺希格派人在巴音昌霍格河上架一座桥。三月十五日,将存放在成吉思汗商更斡尔阁(珍藏白宫)中的宫帐木架取出,拿到巴音昌霍格草滩的“吉格”上架起来。三月十七日,木架上盖上大毡,外边再套上棕黄色的布或缎制做,并饰有青绿色流苏的外套。这就是八白宫聚集时,安放成吉思汗和孛儿帖格勒真哈屯灵柩的宫帐。

  三月十七日这天,在草滩营地吉格上聚集的八白宫都要集中于大伊金霍洛。忽兰哈屯宫帐,于十七日由台吉和亚门特护送,用套四匹骏马的大车拉运到大伊金霍洛。同时,还用两辆普通车拉运忽兰哈屯宫帐所用的物品。

  在起程之前,用三只全羊供奉忽兰哈屯灵柩,然后请到黄车上,运往伊金霍洛。护送的仪仗最前面由格赫庆、嘎拉其两个亚门特手举带穗子的小旗,后面是守护忽兰哈屯神物的达尔扈特八个亚门特,再后面是王爷、梅林、哈然札兰、赫亚等依次而行。护送仪仗都骑马而行。

  忽兰哈屯宫帐十七日晚到达大伊金霍洛,绕成吉思汗宫帐顺转一圈,连车停放在成吉思汗宫帐东边的土丘之上。1910年(宣统二年),参加查干苏鲁克大典的俄罗斯学者札木斯日诺曾记载说:“十七日请来了成吉思汗的第二夫人忽兰哈屯宫帐。这是在车上把门向前开的、有黄缎外套的宫帐。宫帐后边随从着拿四面旗帜、两个太阳伞的十名骑手。看见护送宫帐队伍的达尔扈特人,从很远处跪拜叩头。忽兰哈屯宫帐,从后边绕成吉思汗宫帐,停放在东边”。当晚,为成吉思汗宫帐献全羊两只,为忽兰哈屯宫帐献全羊一只,还要献奉叫作“烤牲”的渗入圣酒的烤肠。

  弓箭白宫、鞍辔白宫也在十七日来到成吉思汗宫帐跟前,安放在成吉思汗宫帐西边,各用一只全羊供奉。“准格尔伊金”(成吉思汗第三、第四夫人)白宫,宝日温都尔圣奶桶,溜圆白骏神马也都从准格尔旗于三月十七日前来到巴音昌霍格河东草滩的“吉格”附近,当晚各用一只全羊供奉。这些神物,等十八日成吉思汗灵柩进入吉格之后,才能正式进入草滩营地的吉格。“准格尔伊金”宫帐参加查干苏鲁克大典前,准格尔旗向所属八个哈然、四十个苏木摊派任务,准备好套车所用的七头牛、供奉的全羊和其它祭品。“准格尔伊金”宫帐于三月十日起程,当天到德胜西,次日到达第一个驿站叫“呼木给阿玛”的地方,用一只全羊供奉;第三天到达名叫“哈日嘎纳陶勒盖”的驿站,用一只全羊供奉。这是属于达拉特的驿站,由达拉特旗准备全羊;第四天到达达拉特的名叫“呼和陶勒盖”的驿站,用一只全羊供奉;第五天经过准格尔召以东朝脑梁附近的驿站,到达准格尔召。由准格尔召提供二十斤白面的素供、四斗饲料;第六天到达曼加庙西面哈夏图河畔的乌肯章京家过夜;第七天,也就是三月十六日到达巴音昌霍格草滩,为十八日八白宫聚集于吉格,做好准备。宝日温都尔奶桶,安放在一辆牛车上,上面用白布遮盖,于三月十七日前从准格尔旗东部拉运到巴音昌霍格草滩,参加查干苏鲁克大典。

  八白宫到吉格

  三月十八日辰时,八白宫神物都要到吉格聚集。成吉思汗和孛儿帖格勒真哈屯灵柩,从成吉思汗宫帐移入弓箭宫帐,再请到黄车上,用两至三匹白神驼拉着运往吉格。成吉思汗灵柩先放在弓箭宫帐,是表示守护弓箭白宫的浩尔其纳日达尔扈特仍在保卫着成吉思汗,圣主也关心他们。浩尔其纳日的祖先,是当年成吉思汗的宿卫队。成吉思汗曾经说过:“宿卫乃守我生命也,放鹰行猎时辛劳焉,俾管宫室,徒时,住时,掌车辆焉”。成吉思汗灵柩送行仪仗有严格的规定。走在最前面的是背负成吉思汗弓箭的浩尔其纳日贺希格的两名达尔扈特人,其后是吉劳庆贺希格的达尔扈特人牵着银合马,马上备有成吉思汗的鞍鞯。1910年(宣统二年),札木斯日诺见到的是四匹银合马,其“两匹是成吉思汗的,两匹是哈屯的”。再后是请运成吉思汗灵柩的黄车。整个黄车包括车轮都要用宫帐从外面围起来,不许让车轮露出外面。黄车后是举着黄缎皇帝太阳伞和旗帜、“黑慕热”(天马旗)的达尔扈特队伍。忽兰哈屯灵车也跟在黄车后面,保持一定距离。其后,跟着济农和成吉思汗黄金家族的王公、继位台吉们。仪仗队的最后和两边是从各地来参加查干苏鲁克大典的成千上万的蒙古族群众,形成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一路上,前来瞻仰护送成吉思汗灵帐的牧民,向灵车频频叩头膜拜。黄车来到夏营地吉格上,将成吉思汗与孛儿帖格勒真哈屯灵柩从黄车上搬下来,安放在已搭好的成吉思汗金殿之中。弓箭宫帐也从黄车上卸下来,再把浩尔其纳日贺希格的两人背负的成吉思汗弓箭,安放在弓箭宫帐里。八白宫于三月十八日起行之前,用若干只全羊供奉,于辰时到吉格排列。在吉格上排列的宫帐,都面向南。民国时期,八白宫在吉格上的排列是:成吉思汗和孛儿帖格勒真哈屯白宫(亦称金殿)居中,往西是忽兰哈屯白宫、鞍辔白宫、弓箭白宫;往东是珍藏白宫、“准格尔伊金”白宫、宝日温都尔圣物,宝日温都尔的前面拴着溜圆白骏。八白宫奉祀之神在吉格上排列之后,分别用一只全羊供奉。1910年(宣统二年),俄罗斯学者札木斯日诺对查干苏鲁克会场进行了详细记载:“将几个宫帐从车上卸下来,搭在绿草滩上。把成吉思汗宫帐用棕黄色的面料套子套在外边。宫帐西北约有六“斯金”(一斯金等于2.134米)距离的地方搭起小包,将成吉思汗的弓箭安放在里面。弓箭宫帐前面牵四匹银合马的牧马人下了马,将几幅马鞍卸下来放在地上。宫帐后面停放黄车和骆驼,从那里往东北很近的地方安置了火房(珍藏室)。从那里往东与宫帐几乎在一条线上安置了忽兰哈屯,也遂哈屯、也速干哈屯白宫。所有的包门都面向南。从这里往东南方向约有一百“斯金”的地方设置了系母马的练绳。在这里竖起溜圆白骏的马桩。溜圆白骏马桩和系母马的练绳以北安放了叫“宝日温都尔”的奶桶。宫帐以北二十五“斯金”距离的地方,看见达尔扈特的包连成一片。中间为达尔古(长官)的包,东西两边排列的是其他达尔扈特的包。达尔扈特浩特后面是众多膜拜者的包、帐篷,再往后面是王爷台吉们和他们的随从人员下榻的地方。东边台地那边是汉人的集市,在那南边又是膜拜群众的宿营地”。三月十九日没有官方祭奠仪式,是个人祭祀的日子。从各地专程来参加查干苏鲁克大典的官员、群众在司祭的达尔扈特亚门特的引导下,个别履行祭祀仪式。

  嘎日利祭

  成吉思汗黄金家族后代,为祖先之灵进行焚食祭祀,称之为“嘎日利祭”。嘎日利祭,在查干苏鲁克大典期间于三月二十日晚举行。

  1、祭祀主持。嘎日利祭由成吉思汗季子、家业(灶)继承人拖雷伊金奉祀之神的守护者,太师贺希格的“伊若勒其”(祝颂人、洪晋)“家官”主持进行。主持人的官衔,在历史上曾经有几种说法,即早期叫“济农之先生”,元朝时期叫“首席大臣”,后来为“家官”。在民国时期主持祭祀者是拖雷伊金宫帐守护者“鄂托克伊若勒其”。这里说的鄂托克,是指守卫和供奉拖雷伊金宫帐的一部分人的总称,“鄂托克伊若勒其”,是从前五大“鄂托克”氏族中专司祝祭的使臣。鄂托克伊若勒其来大伊金霍洛主持嘎日利祭时,领来“达尔罕赫亚”的小使。“达尔罕赫亚”为守护拖雷奉祀之神达尔扈特的职司。他是主持人的助手。二十日晚上,当嘎拉其达尔扈特把一匹母马用斧头砍倒时,达尔罕赫亚要立即跑上来用刀捅死。他还担负着搀扶鄂托克伊若勒其上马等别人不能代替的工作。

  2、祭品。嘎日利祭奠所用祭品,最早由蒙古各地提供。清朝以后,由鄂尔多斯各旗提供。按照所形成的习俗,嘎日利哈图(风干全羊、牺牲)的摊派为:鄂托克旗五只(绵羊),乌审旗七只,准格尔旗五只,杭锦旗七只,扎萨克旗五只,郡王旗九只,达拉特旗七只,共五九四十五只。其中三九二十七只献给成吉思汗与孛儿帖格勒真哈屯,一九献给忽兰哈屯,一九献给“准格尔伊金”。同时,鄂托克旗要为当晚的嘎日利祭带来一匹全马,扎萨克旗要为忽兰哈屯带来一头全牛,准格尔旗要为“准格尔伊金”带来一头全牛。另外,鄂托克旗还要带来母马一匹,郡王旗还要带来黄脸绵羊左前腿一件,大腿一件,脖子一件,黄炒米三升,哈达五条,全用于嘎日利祭。所谓一九的哈图,就是从这些全羊中各取前脖一块、后脖一块、脊骨一根、桡骨一根、尺骨一根、腰侧三块、膝骨一根、跟骨一块、尾骨一块,共九部分组成。嘎日利祭的牲羊,要用酸奶洗过,拉到毛毡上领过牲(让其抖动身子),由嘎拉其亚门特杀掉,再将它的左前腿连蹄子煮上,在嘎日利招福仪式上使用。

  3、祭奠程序。嘎日利祭的程序,在文献资料《祭祀程序》中记道:“三月二十日祭祀,先献哈达,献神灯,献香,献酸奶圣酒三巡,祭洒鲜奶,锁闭圣主宫帐之门,绕宫三九(二十七)圈,复开宫门进内献神灯、献香,点燃火炬去嘎日利祭祀地,用火炬将三堆嘎日利之火点燃,在嘎日利之火中焚烧九个哈图全羊,献九尊圣酒,诵读《嘎日利金册》。将一条左前腿与尾巴、肚子、肥肠等放入奶桶,绕嘎日利的香火转三圈,手执燃剩之火炬唱着嘎日利之歌返回。将剩余火炬带回放入圣主的香火(灶)中。”

  4、祭奠的举行。在“鄂托克伊若勒其”的带领下,黄金家族的台吉们进圣主的金殿献哈达、神灯和香,献圣酒三巡,然后出宫锁闭金殿门。顺太阳将金殿转三九圈,再进金殿献神灯和香。伊若勒其大臣将《嘎日利金册》揣在怀里出门。金殿门外三步远铺着白毡,上边放着桌子。伊若勒其站在桌上,在达尔罕赫亚的搀扶下上马。台吉们从金殿香火点燃火炬,带上嘎日利全羊,敞开衣襟,用左边的偏胯坐在马鞍上,把脚后跟认在镫里,用小指勾着马鞭,食指勒着扯手,奔向吉格东北八百七十一步的名叫“嘎日利苏”(嘎日利壕)的地方。他们一路上横冲直撞,打散、砸烂路上的一切障碍。祭祀的人们到达之前,在举行嘎日利祭的地方,已准备了三堆木柴。每堆木柴上堆着都没有疤痕的干榆树根和渗透酥油的共九根木头。每堆间隔为九步,三堆木柴由南至北一条线上,分别为成吉思汗与孛儿帖格勒真哈屯,忽兰哈屯、“准格尔伊金”献祭准备的。祭祀的人们用火炬点燃三堆木柴,再将一九嘎日利祭品放进红火上焚烧,接着将全羊骨头(哈图牙苏)跟圣酒、酸奶混在一起焚烧。这时,伊若勒其诵读《嘎日利金册》,呼唤黄金家族过去的可汗、祖先之名号,向火堆九次祭洒食物,进行膜拜。焚烧食物祭祀祖先的习俗,由来已久。《元史》中记载:阴历末月十六,在焚食祭祀院里用马一匹、绵羊三只,并将奶酒、白酒,红色绣花蟒缎、金币、绸缎各准备三份,由朝廷首席大臣一人与萨满教圣人一同,以萨满教礼仪呼唤过去各可汗名字进行祭祀。

  举行嘎日利祭奠的伊若勒其,将全羊的一条左前腿、尾巴、肚子、肥肠等放入奶桶,绕嘎日利的香火转三圈,并将未烧尽的火炬带上,唱着《嘎日利之歌》返回,返回时不许回头看。祭祀的人们,将火炬放入圣主宫帐的香火(灶)里,把奶桶里的嘎日利全羊的德吉让大家分享。

  5、招福仪式。参加嘎日利祭的人们从成吉思汗宫帐出发以后,在吉格上的成吉思汗宫帐中举行嘎日利招福仪式。这个仪式,蒙古语叫“达拉拉嘎”,是招福致祥之意。招福仪式举行之前,将牲羊用酸奶洗过,拉到毛毡上领过牲,由嘎拉其亚门特宰杀,将它的左前腿连蹄子煮好。招福仪式开始时,在成吉思汗的招福升里,倒入五谷,把带着蹄子的牲羊前腿插入其中。再把招福升放在牲羊的皮子上,由四个人扯着四角,一上一下地掀动着皮子,一边起舞,一边唱着《嘎日利达拉拉嘎之歌》。在嘎日利祭中,达尔扈特亚门特念诵平常献哈达、神灯、全羊、圣酒时的祝祷词以外,还要念诵《嘎日利金册》,唱《嘎日利之歌》和《嘎日利达拉拉嘎之歌》等。

  祭天仪式

  三月二十一日,是查干苏鲁克大典大祭之日。这一天祭祀程序为:金殿(成吉思汗宫帐)小祭与祭天仪式,金殿大祭,傍晚招福祭等。祭天仪式,由金殿小祭与祭洒鲜奶、祭祀吉勒(系马练绳)等仪式组成。

  1、金殿小祭。金殿小祭,在《祭祀程序》一书中记道:“三月二十一先献哈达,献神灯,献香,献圣酒三巡,芦苇浸酒,诵读牲羊赞,让羊领牲,去吉勒上祭洒鲜奶”。

  二十一日辰时,由济农(蒙古王朝时期由可汗牵头)率领的黄金家族的王公台吉们,在圣主八大亚门特的引导下,先到溜圆白骏跟前,将一只全羊、一尊圣酒摆在桌子上,进行祭祀。亚门特再将三九二十七条每条一指宽的白缎布条分开戴上,领着全体步入在吉格上的成吉思汗金殿。在金殿内举行献哈达、献神灯、献香、献圣酒三回,芦苇浸酒,然后到外边举行祭天仪式。

  2、祭天仪式。二十一日举行的洒母马乳汁仪式,是从成吉思汗时期相传的祭祀长生天的习俗。蒙古王朝时期记载的祭祀为:“查干苏鲁克习俗为:二十一日,可汗 济农太阳出来之前进行芦苇浸酒,向圣主膜拜,图利献香,继位台吉们跟着献香,之后唱三首歌,台吉们不停地献圣酒,分芦苇,用浸酒的芦苇将祝福之绵羊右耳浸湿,身上倒酸奶和酒,让其抖动身子,看相,然后将溜圆白骏牵到毡上,可汗济农在骏马鬃、尾巴上敬系若干白绸条,接着在枳芨杆上用羊毛制成穗子,插在奶桶前,膜拜苍天。祭洒鲜奶之后,溜圆白骏前放金盘子,坐在座位上,用酸奶给六十一个亚门分份。可汗和济农方面接过献酒的酒盅,并喝圣酒,此时唱六首歌,然后给奏乐者递碗,用左腿跪在地上接碗,接着献一扌乍长的香,图利大喊让台吉们叩头,然后回敬金查古(双杯金托盘),再唱三首歌,然后是可汗招福仪式,给亚门分份”。济农和台吉们在金殿内举行完小祭出来后,走到系马的练绳“吉勒”跟前,向“宝日温都尔”圣奶桶献一只全羊、一尊圣酒,将九十九匹白骒马挤出的三百斤鲜奶斟满圣奶桶。在距宝日温都尔三九二十七步远的地方,竖起阿拉坦嘎达斯(金马桩)。阿拉坦嘎达斯,于1954年以前一直是由“嘎达斯”氏族的人代替的。从成吉思汗时代金马桩失盗以后,罚其盗贼世代在查干苏鲁克大祭这天顶替金马桩站立半天。在阿拉坦嘎达斯西北八十一步长的距离上,栽着九九八十一个“札勒玛”,每步一个。“札勒玛”是把约一尺长的枳芨棍儿划分九节,用白绵羊毛蓬蓬地缠起来插在地上。札勒玛,亦称“翁嘎日勒”,是象征着“天座”、“天马桩”。祭洒马奶仪式开始之前,济农要向达尔扈特的八大亚门特献哈达,要求缩短奔跑洒奶的距离。亚门特听了济农的恳求,将八十一只“札勒玛”缩成五九四十五只或三九二十七只。祭天仪式开始,济农手持专门祭洒马奶用的叫作楚楚格的祭器,从宝日温都尔中将鲜奶三舀三祭,为祭洒跑场揭幕,然后将楚楚格转交祭洒鲜奶仪式的主持者各旗大珠玛,由其继续祭洒。“楚楚格”,连柄儿共七寸长,纯银制作,头上有九个浅杯。祭洒鲜奶用的楚楚格,共有九只,是由济农和鄂尔多斯各旗王爷提供。奔跑着祭洒鲜奶亦称为“跑场”。跑场时,跟一只楚楚格由三人跑。跑场祭洒时须围绕着宝日温都尔、阿拉坦嘎达斯、溜圆白骏,插有“札勒玛”的地方进行。原先规定,跑场祭洒者必须跣脚而奔,这一习俗后来有了改变。祭洒鲜奶的次数,由准格尔旗来的专使,叫作“其巴嘎其”职司的人进行核计。祭洒鲜奶仪式一开始,济农方面的祝颂人或格赫庆亚门特吟诵《九十九匹白马之乳祭洒祝词》。

  3、审看金杯与巴图吉勒祭。审看金杯与巴图吉勒祭两个仪式为祭天仪式的结尾。济农以及台吉们参加完金殿大祭之后,又来到祭洒鲜奶的场地。这时,三百斤鲜奶快要祭洒完毕,济农参与最后的祭洒活动。之后,由济农出面,放走顶替阿拉坦嘎达斯(金马桩)的人。这个人走时,带上人们为阿拉坦嘎达斯祭拜时投放的哈达、铜子、银元等钱物。按规矩,这个人要连夜朝西北方向逃走,不须回到查干苏鲁克会场上。“阿拉坦嘎达斯”离开之后,济农走到溜圆白骏跟前,将桌子上的金杯置于白骏臀部,任其自由落地,然后审看金杯落地的情况。如杯口朝上,说明苍天保佑,是好兆头。连卜三次,才能定结论。在距离宝日温都尔二十步的地方,扯起几条长绳,名曰“巴图吉勒”(永固的练绳),绳上练着九十九匹白骒马和小马驹儿。这些马群,是从准格尔旗溜圆白骏随从马群中挑选而来的。济农在观察金杯之后,便来到巴图吉勒跟前,将酸奶斟在银盅里,在巴图吉勒和马驹身上涂抹点祭。这时,格赫庆亚门特吟诵《巴图吉勒赞》,祭天仪式结束。

  金殿大祭

  在祭祀营地上,用金黄色的绸缎作外套的成吉思汗宫帐,称之为“金殿”。济农揭开祭洒鲜奶的序幕之后,便进吉格中的成吉思汗金殿,举行金殿大祭仪式。与此同时,继位台吉们(可汗参加时期也有太子们)分头到别的宫帐中举行祭奠。于是,八白宫的大祭便普遍开始。

  1、牲羊祭。济农进金殿,先宰杀牲羊。宰杀之前,从绵羊的右耳朵开始,对全身用酸奶和圣酒拍打一番,观察绵羊各种动作,进行看相。然后由济农抓住牲羊,由嘎拉其将牲羊宰杀。宰杀之后取出肝等部位再次看相。这时,格赫庆亚门特念诵《牲羊祝词》。

  2、香火(灶)祭。牲羊宰杀之后,金殿祭奠开始。金殿祭奠分殿内祭与殿外祭两部分。殿内祭由祭香火(灶)仪式开始。祭香火用的祭品,由图利、彻尔彼负责准备。济农领着大家祭香火(灶)时,格赫庆亚门特念诵《金殿香火(灶)大祭文》。

  3、“芒赖拉呼”的举行。“芒赖拉呼”,为“领先”、“带头”之意。祭香火之后,济农带头献哈达、献神灯、献全羊时,格赫庆亚门特吟诵《哈达祝祷词》、《神灯祝祷词》、《全羊祝祷词》。然后,济农走到金殿门前,举行“芒赖拉呼”仪式。

  由芒赖亚门特将置于桌上的两瓶圣酒倒入朝尔古特(酒壶),再由朝尔古特倒入查古(双杯托盘),济农双手捧着查古,复回金殿。这时两位洪晋亚门特站在两旁,一个拉马头琴,一个敲查尔给(马头响板),唱十二首“查尔给之歌”。济农将圣酒捧到圣主灵柩跟前的时候,芒赖亚门特接过去再回酒。这样重复三次后,太子台吉们献圣酒六次。唱完十二首歌时,献酒要献够九次。十二首歌唱毕,要唱《大歌》,唱《大歌》时,再增加一幅查尔给,并且格赫庆亚门特和其他亚门特,甚至参加祭奠的人们一起唱。

  唱完《大歌》,由格赫庆亚门特为主的几个亚门特念诵《成吉思汗大祭文》。之后,芒赖亚门特将巴如勒图(盛酒器)中的圣酒,斟入图利捧着的银碗里。并呼唤着“颂其(斟酒者)、芒赖、札苏勒(祭品摆放者)、哈拉嘎其(门卫)”等四位圣主达尔扈特的职衔,将圣酒敬给他们氏族。这时,格赫庆亚门特在金殿外面吟诵《殿外祝词》。

  接着,济农以及殿外祭祀的达尔扈特的亚门特、王公、台吉们进入成吉思汗金殿之中。这时,彻尔彼亚门特端起供桌上的“洪哈”(净瓶),将圣酒斟满两只银盅。侍立两旁的太保、芒赖两个亚门特便将银盅接过,敬给参加祭祀的济农和官使们。这时,格赫庆亚门特吟诵《殿内祝词》(亦称《净瓶赞》)。祝颂结束,便开始分发殿内祭祀的“福份”。通常给主祭的济农全马和全羊的“果尔彼察克”(脊骨肉)各一条,桡骨一件。其余的官员和达尔扈特的亚门特,则按照各自的职务取得相应的份子。金殿大祭结束后,济农还要参加祭洒鲜奶的结尾仪式。各地来的群众,纷纷进入成吉思汗金殿,在几个亚门特的引导下,向伊金的灵柩叩拜。亚门特要一一为他们吟诵《哈达祝祷词》、《神灯祝祷词》、《圣酒祝祷词》、《全羊祝祷词》,并叫着叩拜者的名字,表达其对圣主的虔诚。

  招福仪式及大祭收尾

  三月二十一日晚上在成吉思汗金殿举行的招福仪式和二十三日祭祀黄车,二十四日八白宫起程祭等,都属于查干苏鲁克大典的收尾仪式。

  1、招福仪式。二十一日晚上,在成吉思汗金殿中举行珠太渗酒、抹画呼图克、招福致祥仪式。当济农进金殿的时候(多半由继位台吉代表济农参加),图利将酒洒在牲羊四褶的肠子、肥肠、胃之中,使其渗透,这叫作珠太渗酒,为祭香火(灶)所准备。当图利将珠太和阿木苏(五谷)一起拿上,走到火撑跟前的时候,格赫庆亚门特吟诵《珠太赞》。

  在吟诵《珠太赞》时,图利将珠太和阿木苏一起投放火中,进行祭奠。这一仪式,是以肠肚为祭品祭香火(灶)的简便形式。接着抹画成吉思汗灵柩跟前的圣主呼图克(招福吉祥物,同第十章第三节“抹画呼图克仪式”),举行招福(达拉拉嘎)仪式。将牲羊的左前腿跟蹄子一起煮熟,将肥尾、胃、肥肠等装入招福桶里,由格赫庆亚门特唱《成吉思汗招福歌》。唱时,挥动羊前腿,表示招福致祥之意。这样,二十一日的祭奠全部结束。

  二十二日没有公祭,由个人自由祭奠。

  2、黄车祭。在查干苏鲁克大祭期间,请运成吉思汗与孛儿帖格勒真哈屯灵帐的黄车,一直停放在吉格上的成吉思汗金殿后面。从各地来的不少蒙古族群众,看见这吉祥的黄车,便去膜拜。施主们叩头时纷纷向黄车扔小钱,这些钱孩子们可以抢走。孩子们为了多得些钱,便念诵《黄车小孩祝词》。三月二十三日,用四只全羊、四尊圣酒供奉黄车,准备将成吉思汗灵帐运回原地。

  3、八白宫返回祭。三月二十四日辰时,八白宫离开吉格,返往原地。起程之前,要各用一只全羊、一尊圣酒供奉。成吉思汗与孛儿帖格勒真哈屯灵柩,时时彩平台出租qq群:要从吉格上的金殿中请出,放入弓箭宫帐,然后再抬到黄车上,由两至三峰白色神驼拉着,像十八日请来吉格时的礼节一样,形成护送仪仗队,请回大伊金霍洛原来的宫帐中安放。安放后,用三只全羊、三尊圣酒祭奠。延续近半个月的查干苏鲁克大典,于这一天结束。

  大典会场

  查干苏鲁克大典,不仅是成吉思汗盛大祭祀活动,而且也是草原上一年一次的集市。后来又在大典期间举行蒙古民族传统的那达慕大会,使查干苏鲁克大典成为鄂尔多斯草原盛大的集会。

  1、会场宿营地。从三月初十开始,各地的蒙民纷纷从四面八方云集到大伊金霍洛,在巴音昌霍格草滩上蒙古包、帐篷林立,到处是马匹、骆驼和车辆。早些时候,每年专程来参加查干苏鲁克大典的人群里,有来自遥远的贝加尔湖南岸的布里亚特,阿尔泰山西部的上卫拉特,哈拉哈的四个罕盟,青海的上蒙古,天山的卫拉特以及漠南地区的各盟、旗的蒙古族群众。鄂尔多斯各旗的台吉、牧民来得更多,每年有数万人聚集在巴音昌霍格河两岸,参加一年一度的盛大的查干苏鲁克大会。过去,在查干苏鲁克大典的吉格上的八白宫后面是达尔扈特的蒙古包。在那后面有一座独立的蒙古包,是达尔扈特苏鲁克会“济农值班室”。其主要任务是守护吉格上的八白宫,张罗祭祀事宜,给济农服务。各地来的蒙民,也要在指定的地点支起帐篷下榻。清朝时期以来行成的规矩是:从杭锦、三公旗、阿拉善、额鲁特、土尔扈特和哈拉哈的西部几盟来的朝拜者,安置在达尔扈特蒙古包的北面;从郡王、达拉特、准格尔和察哈尔、锡林郭勒等东盟来的朝拜者,安置在八白宫的东边;乌审、扎萨克、鄂托克旗来的朝拜者,安置在八白宫西南宝日陶勒盖土丘的半坡上。查干苏鲁克大会上,虽然云集那么多人,进行为时十几天的集会,可秩序却维持得很好,从来不出乱子,使大典举行得非常圆满。

  2、会场集市。查干苏鲁克大典的会场上,有许多来自各地的商人做买卖,形成相当规模的集市。据1864年(同治三年)的记载,集市安排在八白宫所在的吉格以南六百步的地方。这里,做买卖的帐篷形成几条街。其具体状况是:尽东头是北京、五台的门市,主要出售绿松石、珊瑚、珍珠、翡翠、玛瑙鼻烟壶和各类宝石烟嘴儿、木碗、绸缎、库绵、蟒缎等物品;它的西面是西安、榆林、神木的商号,主要出售铜制品和水烟、砖茶、西藏和四川的扁角羊角、麝香、羚羊角、红花等贵重药材及日用品;再往西面是归绥、包头、多伦淖尔的铺子,出售各种皮肚带,皮革詹、香牛皮靴、香牛皮、马鞍、铜酒吸壶、多伦淖尔黄铜供器、酒器等。这些摊铺占了三条街。在它们的西南还有一条大街,满街全是钣铺,往往多达一百多家,经营各类小吃。鄂尔多斯的蒙古人和各地来的朝拜者,带来大量兽皮、畜产品、土特产,换回很多的日用品。查干苏鲁克大典,事实上也成了一个民族物资交流大会。

  3、会场管理。在集市旁边有一座蒙古包,这便是济农方面派出的官府衙门。即叫“查干苏鲁克衙门”或“蒙古包衙门”,是专门管理查干苏鲁克盛会的机构。从道光年间(1821年)以后,不论哪个旗的王爷当盟长,把查干苏鲁克盛会衙门委托郡王旗王府代管。

  查干苏鲁克衙门,担负着诸多的职能。其中包括维护大会的秩序;登记商贩,指定摊位位置,收税,检查计量器,惩罚贩假货、抬高价格者;惩办偷盗、抢劫等等。该衙门具有直接裁决等特殊权利。他们在大典期间,日夜不停地巡逻,使整个会场井然有序。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在查干苏鲁克大会期间还举行传统的那达慕大会,由伊克昭盟政府或扎萨克旗、郡王旗(后合并为伊金霍洛旗)政府组织、管理大会,使传统的查干苏鲁克大典一直延续下去。